2年赴美治疗乳腺癌,术后重造让我的生活更自信!

2年赴美治疗乳腺癌,术后重造让我的生活更自信!

来源:春雨国际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/08/21

对于女性而言,乳房是傲人的资本,是美丽象征。可是老天有时也会羡慕众生,他会给让美丽的女子陷入生不如死的绝境。乳腺癌对于女性来说,是严酷的考验,很多女性挺过了死亡这一关却无法守护住原本美丽的象征。切乳保命是很多女性迫不得已的选择。

对于女性而言,乳房是傲人的资本,是美丽象征。可是老天有时也会羡慕众生,他会给让美丽的女子陷入生不如死的绝境。乳腺癌对于女性来说,是严酷的考验,很多女性挺过了死亡这一关却无法守护住原本美丽的象征。切乳保命是很多女性迫不得已的选择。


盛玥(化名)是国内一家知名广告公司的市场经理,美丽是她一生的追求。但去年被确诊患有乳腺癌时,她经历了奔溃、无人处痛哭,扛过了乳房切除重造,她坚信:“未来的路很长,我要陪女儿长大。”


(以下文字经盛玥授权发表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)

【壹】


2016年一个晚上,我在哄睡了三岁的女儿,开始自己洗漱收拾、准备休息。但在洗澡时,无意间碰触到左侧乳房发现一颗豌豆大小的“疙瘩”。经常关注健康的我对此产生了警惕。

 

第二天,在先生的陪同下,我来到北京的一家三甲医院,预约了一位妇科有着近20年临床经验的主治医生进行全面检查。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和化验后,被医生告知这个小疙瘩可能是癌,终活检结果确诊为乳腺癌-IIA期浸润性导管癌。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立马想到了我3岁的女儿,没了我她该怎么办。我的母亲在52岁时因肺癌离世,当时的我是多么的痛不欲生,我不希望我的女儿经历我一样的痛苦。


10.jpg

【贰】


在经过了几天思想斗争后,我决定我要和乳腺癌抗争到底,为了我的女儿能够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甚至成年。决定好好活下去后,我和家里的所有人,我的姐姐、妹妹、丈夫我们一起研究该如何治疗。乳腺癌治疗国内也很好,很多患有乳腺癌的女性经过治疗生存期长达几十年。但我不能用自己的生命赌,赌自己是那幸运儿。我需要寻求全球好的治疗手段,我要一直活下去。在我萌生了出国寻找好医疗的念头时,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。但也有个活生生的事实摆在我面前,我想找好的医院,我只去过马尔代夫度蜜月,我上哪去找好的医院??没错,我对医院一无所知

 

姐姐是一家媒体记者,有一天打电话对我说:“小玥,医院的事情你有想法了么?不能一直拖着啊。近我在做的专题正好是国内一些海外医疗机构的调查,不然你试试通过海外医疗机构吧,不要自己寻找了,浪费时间。”


我觉得姐姐的建议的确是个好主意,毕竟专业做出国看病的比我懂得多。多花一点钱我也是愿意的。姐姐立马推荐了几家她对比后好一些的机构,我记得当时给了我3家北京机构、2家上海机构,考虑到我人在北京更方便沟通,我选择从这三家北京的机构先开始打听。我是后拨通春雨国际电话的,次接听电话的是他们的客服,了解我基本情况后,她说:“盛女士,我稍后会让我们的医学顾问与您联系,您保持电话畅通。”半小时后,张顾问打过来电话,我们约了当天下午去公司面谈。也是这次面谈让我决定选择了春雨国际,张顾问是名全科医生,在欧洲做过医生,现在在春雨国际也经常会陪患者前往美国治疗,他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。在回家和先生商量后,我们决定选择春雨国际,让张顾问这样的医生陪伴我觉得更放心。

【叁】



半个月后,我和先生来到了美国,我们终选择癌症治疗世界领先的MD安德森医院,并且春雨国际帮助我们预约了 Douglas Nelson(罗伊·尼尔森)医生,见到医生时,我只表达了一种愿望,不管治疗多艰难,治疗过程都多痛苦,我都能够坚持。因为我还太年轻,太多事情都还未做好,我希望我还有时间陪伴我的丈夫和孩子。尼尔森医生让我先进行为期6轮的化疗,还包括靶向药物帕妥珠单抗治疗,因为我的基因检测结果显示HER-2蛋白阳性。

 

在后一轮化疗后,Elizabeth FitzSullivan(伊丽莎白·菲茨·莎莉文)医生为我进行了手术治疗,虽然手术会切除乳房,但莎莉文博士告诉我可以保留乳腺皮肤后进行乳房重造术,这样能让我减少外观和心理上的伤害。在莎莉文医生的努力下,历经4个小时,莎莉文医生为我进行了乳腺切除术 腋窝淋巴结清扫术 乳房重造术,手术很顺利,效果我也很满意。为了彻底治疗,医生建议我回国后服用帕妥珠单抗(一种靶向药物),三个月后,我开始按照医生的建议开始服用,但这期间出现了一些副作用,如盗汗、情绪暴躁,但整体并没有严重的副作用,服用一段时间后,我的激素水平恢复正常,副作用也消失。一年时间过去了,现在我的病情控制的十分稳定,体内一直都没有再次发现癌细胞。

乳腺癌 - 副本.jpg

对于我这次的治疗,我真的很满意,因为起初我希望能够得到好的治疗,我不知道会切除乳房,当医生告知我需要切除乳房“保命”时,我的心理真的是有一道难迈过的坎儿,因为切除后虽然可以保命,但别人的眼光也能“杀死”你。因此当莎莉文医生告诉我能够重造乳房时,我似乎真的是看到了希望,不只是生,而是更好的活下去的希望。经历过才真的更清楚,癌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,或许我真的还有二十年、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去陪伴的我女儿。


春雨国际,国际转诊

频道

相关产品

成功案例

海外资讯

海外医疗 触手可及

400-898-8090

国际医疗互联网服务平台
全生命国际医疗服务解决方案专家

微信服务号

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16号琨莎中心 1号楼14层12B07-11

电话:010-64176991/64172661
服务邮箱:service@cycares.com
商务合作:business@cycares.com

400-898-8090 电话咨询 预约咨询